蓮葉控

朱一龙唯粉,只吃朱一龙角色受的拉郎和朱一龙水仙。~保持初心很重要~

【慕井】是你 第23章

程慕生x井然

*文笔、剧情、逻辑三无
*井然私设,ooc



第23章  舞会



自从认识沈巍后,罗浮生越发觉得美高美的装潢太过花里胡俏,有必要改变风格提升品味。刚好现在又有井然这么优秀的设计师在。于是罗浮生决定请他重新设计美高美的装潢与整修。


从设计到施工完成的几个星期的」时间,期间井然常亲自过来监督施工过程,非常地用心。而罗浮生对这崭新的装潢设计非常满意,品味提升了不只一个等,感觉也更高尚优雅了。美高美重新开幕的盛大酒会也邀请了井然参加,而程慕生理所当然地也跟了过来。


美高美虽然不涉黄,不过毕竟还是莺莺燕燕多的场所,程慕生当然相信井然,但是他不相信别人。井然这么明显优质的猎物,自己肯定要跟过来防着护着。


井然自己倒不这么认为,应酬的场合他见多了,除了基本的礼貌招呼外,若要再有更深一点他不愿意的交际,他会立刻摆出高冷不可侵犯的姿态来拒绝。


罗浮生兴致高昂带着酒杯而身旁跟着一负责倒酒的服务员,到处敬酒与劝酒。喝到脸都酡红了,才终于来到井然与程慕生这桌。


“井然,我这杯敬你,你随意就好。这段时间真是谢谢你了,成果我非常地满意非常地喜欢。”说完举杯敬酒,干了这一杯。


“浮生哥,你太客气了。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这段时间也很感谢你对我的期待与信任。”井然也举杯干了手中的香槟。


“我也…”程慕生也开心地要说话,才刚开了话头就被两人异口同声给制止了。


“不可以!”


“不行!”


两人同时对程慕生下了禁酒令。


“我、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们就这么默契地拒绝我好吗?”


“反正,你就是还不能喝酒!”罗浮生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好,那我喝果汁可以了吧!”程慕生虽然有点哀怨,但也只得认命地喝起果汁。


罗浮生又继续对井然招呼道:“我们美高美这里的歌舞表演都是水准之上的,好好欣赏一下。对了,待会还有舞会给来宾一起跳的,你们可以好好跳个几曲。我还要去招呼其他客人,你们玩得尽兴啊~”说完又拿着酒杯领着侍酒员走了。


程慕生看井然没吃多少东西就在喝香槟,便开口说了:“你香槟也别喝太多了,想吃什么?我去趟洗手间,回来时顺便帮你端过来。”


“蛋糕吧!各种蛋糕都拿一点。”说到甜点,井然眼神都亮了。


程慕生摇头笑道:“我就知道!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啊。”


几分钟后,等程慕生端着满满一盘的蛋糕回来,却不见井然在原本坐的位子上。


放下手上的盘子,眼睛开始四处搜寻井然的人影。没多久就在舞池中看到那被一众女人包围住的优雅又有点窘迫的身影。这时他才发现,音乐已变成抒情而缓慢的曲子。


程慕生愣了一舜,觉得这场景莫名地眼熟……片刻后,学生时代迎新舞会的历史画面在脑海里蜂拥而来。


他笑了,得意愉快地笑了。一步一步往井然所在地走去。是谁说过: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而…我呢…只好英雄一再地救美!


帅气廷拔的身影穿过重重人群,不一会儿走到了井然面前,伸出他的右手绅士地一鞠并道:“学弟,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井然听到程慕生叫他"学弟″,愣了一下。但随即反应过来,回以微笑,道:“学长,这是我的荣幸。”


两人走进舞池,程慕生一手扶着井然的腰,而井然一手搭着程慕生的肩,随着音乐在摇晃移步及旋转。两人脸上都有着藏不住的笑容,笑容的后面满是关于重温往事的有趣画面。


“学弟经过这些年舞技进步不少,这次没有一直踩我的脚了。”程慕生忍不住调侃道。


话才刚说完就又马上“嗷”了一声,接着听到井然的道歉:“抱歉,其实没什么进步。”一边说一边缩回踩在程慕生鞋上的脚。


程慕生也不恼,反而笑容更甚道:“没关系,回去后学长会好好地教你。”后面几个字还特地加了重音强调。


然后,就看见井然的脸可疑地红了。


见了井然如此的反应,程慕生心里可乐了,又想继续调戏人。


“你还记得那时的迎新舞会上我跟你说的话吗?除了要你放开心多交些朋友外。”


井然顿了一下后点点头。


“我救完你后,回去我原来跳舞的地方,那些原本来向我邀舞的女孩子们都跑光了。”程慕生脸上表情是既惋惜又无奈啊。


“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要如我当时所说的,赔我一个女朋友?”


井然不知哪来的勇气,竟大胆地回了:“我不是已经把我自己赔给你了吗!”勇气是有了,只是,羞耻承受度还是不行,话说完耳根非常地红。


“嗯嗯。”程慕生满意地点头称是:“这个赔礼确实非常有诚意。”


两人就这样又斗嘴又举止亲昵地跳完了两首曲子。


“休息了吧。你的蛋糕都还没吃呢!”程慕生不想让井然胃空空的只装了酒水太久。


“好!”甜点的吸引力对井然还是比较大的。


两人回到他们的位子,井然开始吃起了蛋糕配着香槟。程慕生又去拿了一盘比较正餐类的咸食回来,偶尔喂食井然一两口。


程慕生看井然脸色开始染上了醺红,人也有了些醉意,便决定带井然回自己家里休息也方便照顾。



在回家的一路上,井然都在闭眼休息没有说话,程慕生想来井然应该是累了吧。


到了程慕生那儿,井然就先去了浴室洗澡。不过时间似乎比平时更久,让程慕生有点担心地在浴室门外问道:“然然你没事吧?别洗太久,会醉得更严重的。”


刚说完,浴室门就开了。井然一脸绯红地穿着浴袍有点摇晃地走了出来。


“诶,没事吧?我扶你去床上休息,然后倒杯水给你。”



井然喝完水,放下手中的空杯后就一把将程慕生拉向自己,四片唇贴合在一起。


程慕生不只惊更是喜,不过这下可以肯定井然真的醉了。刚想加深这个吻,嘴却被对方用力咬了一口。


“唔!”意外来得突然,这一咬疼得让程慕生松了口。


正欲质问:“然然你…!?”


比起被咬一口更令他惊讶的是看到井然红了的双眼。


程慕生有点慌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井然现在是一脸委屈到要哭的模样。


“然然,怎么了?”小心翼翼地问着。


井然像没了力气似地靠在程慕生的怀里小声似呢喃般地责怪:“我看见隔壁桌的那女人一直在对你送秋波。”说到这儿打了个嗝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要回来前你还跑去跟她说话。”


“真是天大的冤枉与误会啊!”现在程慕生终于懂了井然在回来的路上一言不发,不是因为他累了,而是在生闷气。


“哼!”井然闭上眼睛把自己闷在他怀里,一副拒绝听他说话的样子。


“然然你听我解释啊!”抱着怀里人微微摇晃着,井然才勉强睁开眼看着他。


“那个女的一开始是我去帮你拿蛋糕时遇到,他在向我打听你的事情。他的目标是你啊!”


听到这儿,井然还是一脸怀疑地看着解释的人。


“我跟她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怎知她知道后好像把目标换成我了。”我也很无奈啊。


“离开美高美之前,我去找她是跟她说明我就是你的男朋友!这是要避免以后可能会有的麻烦啊!”


听完程慕生的解释,井然想了一下后才终于笑了,抬起头又难得地主动地亲吻程慕生。


程慕生吻着吻着带着井然躺在床上,轻声地问:“然然喜不喜欢我?”


意识不甚清楚的那人几乎是没有犹豫地立刻回答:“喜欢。”


“呵~你只有喝醉时才会这么坦白吧!小醉鬼。”


说完,两人又吻在一起。程慕生正懊恼自己还没洗澡,挣扎着要不要现在赶快去快速地冲个澡时,发现身下人好像没了回应。


睁开眼一看……


井然竟然睡着了!


这个撩完人就自己先睡过去的小妖精!


程慕生无奈又甜蜜地笑了,低头亲了下恋人还水润的嘴。认命地起来这下也只能去浴室洗冷水澡给自己降降温了。



Tbc.

================


我要什么时候才会写到两人结婚啊!!

跟我评个论聊个天吧~~~



评论(26)
热度(36)

© 蓮葉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