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葉控

朱一龙唯粉,只吃朱一龙角色受的拉郎和朱一龙水仙。~保持初心很重要~

【慕井】是你 番外2-3 相性100问之51~75问

程慕生x井然

是你番外2-3 相性100问之51~75问


51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慕:攻。

井:受。

52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慕:自然而然吧。这方面都是我主动我主导的。

井:嗯,在他的主导下自然就是这样了。

53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慕:很满意!

井:可以的。

54初次H的地点?

慕:我家。

井:嗯,他家。

55当时的感觉?

慕:心里幸福满满的,然然终于身心都完全属于我了!

井: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了,很紧张。

Joyce:除了心理的紧张外,生理上的感觉呢?

慕:当然是一个字,爽。

井:一开始很痛。

Joyce:那后来呢?应该有不同的感觉吧?(语气无比地激动与兴奋)

井:酥酥麻麻的(脸开始红了)

原本还想继续追问的Joyce在收到两人的眼刀攻击后,还是认怂地放弃了。(惋惜地叹了口气)

56当时对方的样子?

慕:诱人。

景:动作很温柔,表情很魅惑。

57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慕:早,然然。

井:早。

58每星期H的次数?

慕:不定,有时一星期也不见得见得到一面,更别说H了。(委屈)

井:嗯,就像慕生说的那样。(无奈)

59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慕:三、四次吧。

井:(听到一惊抬起头,说话都结巴了)一、一、两次吧。

60那么,是怎样的H呢?

慕:先隐忍后畅快。

井:温柔又深情。

61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慕:舌头。

井:耳朵吧。

Joyce:程哥不愧是厨师啊!

62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慕:耳朵和……

Joyce:耳朵和那里?(一脸期待)

慕:我不想说,这只能我知道。

(有求生欲的Joyce只敢小声嘀咕:真小气!)

Joyce:那boss你的回答呢?

井:舌头吧。

Joyce:就舌头而已吗?还有没有?

井:我、我不知道…(内心OS:每次都被搞得快神识不清了,哪有精神体力去探寻这个问题!)

慕:我说明一下,因为做过的次数还太少,然然来不及发现。另外,就是我的问题了,我会给他清醒时间多一点才有机会来了解我。

Joyce:呜啊~!这是什么劲爆的内容!(连自认老司机的我都忍不住红了脸)

63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慕:美不可方物,诱人犯罪。

井:霸道中又带着温柔。

64坦白地说,您喜欢H么?

慕:当然,那是爱的延伸表现。

井:(脸微红)嗯。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修:我家我的卧房。

井:他的主卧。

66您想尝试的H地点?

慕:(看着对方明示)温泉池。

井:(装作没听到)在卧室就好。

67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慕:都会,事后就由我服务比较多。

井:嗯,都会。

68H时有什么约定么?

慕:目前没有,以后还未知。

井:没有。

69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慕:没有。

井:没有。

70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慕:反对。那只是欺骗自己和伤害对方的一种行为,结果只是让自己更难过更难堪。

井:同样反对。同意慕生说的,这么做只会让双方都受伤都难堪吧。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么做?

慕:先保护好安定好对方的情绪,然后想办法报复暴徒,让他比死还痛苦地活着。(咬牙切齿)

井:陪在他身边,直到他心理状态恢复。至于暴徒,如果警方无法好好制裁他的话,我可能会用其他管道方法对付他。

72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慕:不会。

井:…都会。

慕:嗯,然然尤其是事后会特别不好意思。(一把抱住又红了脸的恋人)

Joyce:好甜啊。(一脸花痴又姨母笑地看着两人)


73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慕:友尽!拒绝往来。

井:拒绝,并开始道德劝说告知他这样是不对的。

74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慕:那还用说!(自信地邪魅一笑)

井:一般吧…

75那么对方呢?

慕:再多些经验累积与潜能开发的话……(说到这儿,开始笑而不语。一脸你懂得的笑)

井:擅长吧。(虽然装做没听见,可是脸却是红得不行)

Joyce:我懂!我懂!火机梗里的boss肯定就是程哥说的经验累积与潜能开发之后的boss啊!!(一脸激动地鼻孔喷气)



51~75问奉上!




评论(16)
热度(29)

© 蓮葉控 | Powered by LOFTER